WARRING
  接下來的文章可能會很奇怪,看不下去就算了,希望心裡不要創傷。
  參章,心靈

  直到隔天早上,我們都沒講過話,一直到早餐時,我打破沉默
  「妳難道不怕我嗎?」
  「我覺得...我很難相信...為什麼...」
  「那跟我父母的死有關,妳想聽的話...得保守秘密。」
  「我會的,我可以保證。」
  「好的,那我開始講故事,那是在十幾年前吧...應該是我高一的時候,我父母是鋼鐵加工廠的老闆,就在那年的十月,他們說要去工廠辦事,晚上七八點的,到底會有什麼事,他們就此一去不回...」
  我盡量控制情緒,想著怎麼講下去,那真是困難,的很想逃避。拿起小蘅倒的水,一口灌下
  「那天晚上,都過十一點,他們都還沒回來,連個電話都沒打回來,我心裡很擔心,所以就到工廠去看看,結果妳知道我看到什麼?我父母在我面前倒下...在那個人的槍口前!我跟你講,這就是我做這行的原因!這是最快方法,我才能親手幹掉那個人!」
  我已經沒辦法保持冷靜,後面幾句話幾乎是用喊的
  她很生氣的對我說
  「就因為這個理由,你就去...殺人,復仇沒必要連累別人,是不是?復仇是你家的事,跟別人沒關係吧!」
  我無言以對,她說得沒錯,這是事實,但這是...而且...算了,別找這麼多理由了。
  「那妳想我該怎麼辦?這是最快的方法啊!」
  「既然你有這個能力,你為什麼不直接去找那個人?」
  正中要害,這真是最重的的一擊
  「妳說的對...我就直接去找那個人...」
  小蘅離開了,我開始計劃,復仇計劃。
  
  可以安慰一個殺手的,應該就是「只有犯錯,沒有錯誤。」這句話了
  一切都是在事前決定的,是不能改變的...
  當工作扯上感情,一切就完蛋
  唉~~感情用事的結果,不會有好結果的
  這件事完結後,得改行了...
  如果事情成功了,想做哪一行,還是乾脆退休...再說吧。
  如果失敗了...就不用考慮這麼多了...
  人生真奇妙,總感覺被上帝操弄。
  命運的運行,機會的到來。
  絕不屈服,人心應該不會被控制吧,只要毅力夠強。
  當殺手,灰暗的心理,工作上,不會有知覺,心裡不可能沉受不住,因為,沒有感覺。
  偶爾做一些遺忘過去的練習,過去的景象,顏色退去,逐漸遠離,然後就不再這麼的清楚,但,那個人,卻永遠無法退去...

  (待續)
創作者介紹

Silver Star ,team.

Evan‧A‧D‧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