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Story...


  在那次事件後,男孩的生活並不難過,但也不怎麼好過,因為沒人想跟他扯上關係,有誰想跟一個因殺人未遂被學校記兩支大過的人在一起呢?但他似乎不排斥這樣的生活,還算平靜,讓它可以把專注力放在該放的地方。
  雖然說大部分的人都對他有戒心,但是他還是有兩個朋友,但他並沒有把它放在朋友的定位上,畢竟他已經忘了朋友的定義。這兩個人,也是他的室友,知道他大半夜出去是為了什麼事,但他們彷彿有種默契,就算知道也不會提。
  直到有一天,男孩自己提起...

  「你們知道我住院的事吧。」
  「摔下樓梯,都一個月多了,還提幹麻?」
  「我在想你們應該知道那是怎麼回事。」
  「是知道。」
  三人沉默了一陣子,最後男孩打破沉默
  「我問你們,Light跟Dark你們會選哪一個,」
  「光明與黑暗嗎?」
  「還是正義跟邪惡?」
  「欸...那沒有分好壞,其他的我不是很清楚。」
  「這是誰問你的?」
  「在夢中,有兩個我沒聽過的聲音。」
  「那天嗎?」
  我點頭
  「難不成你去了死後的世界。」他的同伴露出驚嚇的表情
  「有可能喔。」
  「這太扯了,你不准騙我們喔,不然,嘿嘿...」另外一個露出邪惡的表情
  「不會啦,我說的事實話,相信我。」
  「好吧,相信你。回到剛剛的問題,不過那聽來好像死後的審判。」
  「我本來也是這麼覺得,好像答錯就要下地獄似的。」
  「那你後來選什麼?」
  「我沒法選,意思就是沒選。」
  「的確,這如果想多一點真的很難選。」
  「啊就隨便選一個就好了咩,幹麻想這麼多。」
  「啊你懂個屁,這可是生死大事耶。」
  「我管他咧,我死不了的。」
  「好了好了,你們想好了沒啊,別又開始了。」
  我出面制止,然後他們倆開始沉思

  趁這個機會介紹一下,這兩個人,一個戴黑粗框的,身高大約175,他是Sigly,他很聰明,成績很好,他有幾次跟老師合不來,你也知道國中的老師,大約百分之十是那種希特勒,他就是那個敢跟希特勒作對的傢伙。另一個剛剛威脅我的是Kerris,也不能說威脅啦,他習慣了,他那種人就是你大老遠看到就知道別惹他的那種,身高雖然160,但看到他的肌肉就知道小心一點比較好,他因為一些問題被學校記兩支大過,想也知道什麼問題,當然,他很聰明,只是沒用在讀書上,如果去找他搞電腦他最行。

  「我好像不知道怎麼選耶,我跟你一樣好了。」Sigly說
  「我也覺得一樣耶,這樣算中庸吧。」
  「那這樣我們三個一樣耶,對了,我來有一個問題要跟你們討論。」
  「什麼問題?」
  「這個問題的涵義。我自己是認為如果從科學來想的話,這是我潛意識中的問題,那這樣不就變成我自己問自己,可是我卻沒辦法回答自己出的問題。」
  「聽起來好像精神分裂。」Kerris抓抓頭說
  「我覺得從那個問題來想會比較好,科學沒辦法解釋這個。」Sigly說
  「那你們有什麼看法沒有。」
  「我剛剛有想到,那好像是在說你自己的角色。」
  角色,厲害,不愧是Sigly
  「厲害!老實說問完這個的下一個問題就是角色。」
  「是喔,我什麼時候變這麼厲害了,那你的答案是什麼?」
  「呃...我還是別說的好。」
  「也罷,倒是Kerris,你想到了沒。」
  「欸...這個嘛...我認為比較像是...怎麼說,暗示,對,某種暗示,暗示未來的事,可能也是上帝要你去做一些事吧。」
  「這樣很不科學耶。」Sigly反駁
  「啊我們現在在講哲學咩,管他科學不科學的。」
  哲學兩個字都說出來了,看來Kerris增加他的日常字彙了
  「我們應該是在討論心理學吧,這個人生哲學又扯上什麼關係了?」
  「誰跟你說是人生哲學了,哲學明明就是人探討事物本質的東東,好在一些看起來正常不過或沒辦法解釋的東東上挖出一些道理咩。」
  「哲學是對事,心理學是對人。」
  「明明就哲學!」
  「心理學!」
  唉...他們又開始了
  「好了啦,管他什麼學的,」我出面制止「總而言之這個問題一定有一個深刻的涵義,但還不到我們了解的時候,我說的你們同意嗎?」
  「同意。」
  「嗯。」
  「好,那就先這樣,反正總有一天會曉得的。」
  我們三個一起回宿舍,在路上Kerris跟Sigly又開始為哲學和心理學爭論不休了
  「我還是認為是哲學。」
  「明明就心理學。」
  唉...反正吵習慣了...


  說來說去
  我還是不知道那有什麼意義
  我想我還沒到選職業的年齡吧
  雖然角色是選了
  但是那未免也太矛盾
  不過
  今天我發覺有人可以分享是多麼的
  快樂跟有趣


  (待續)
創作者介紹

Silver Star ,team.

Evan‧A‧D‧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