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Story...


  在留宿的假期,我正悠閒的在學校的荷花池看書,Sigly很緊張的跑來找我...
  「怎麼啦?看你臉色不對。」我看的上氣不接下氣的他
  「你快跟我來,Kerris惹到校外的,現在在校門口,你跟我來就對了。」
  真是有夠...
  「啊是什麼情形?」我跟他開始狂奔
  「我也不清楚,總之有好多人。」
  我看到了,在我們這美好的校門口,正確的說應該是校門內,幾十個人在那裡打群架,還有...我真不敢相信我的眼睛,訓育組長還有三個替代役的警衛也在裡面,身上也掛了彩。
  圍觀的人驚叫著,拳頭和球棒落下聲此起彼落,還有傷者倒在地上呻吟著。
  忽然警車的喔咿喔咿的到來...
  「條子來了!快走!」有人大喊著
  「快快快!條子來了!」
  然後那一群帶著球棒的人一窩蜂衝出校門,騎上機車,逃離現場。
  我和Sigly還有一群圍觀者趕緊前去查看傷患,Kerris成大字型的躺在地上。
  「Kerris,還能講話嗎?」Sigly前去扶起他
  「可以,不過腳好像斷了,啊!!很痛欸!」
  「抱歉。」Sigly趕緊收回他的手
  「同學,請你讓一讓,我們要把傷者送去治療。」
  校醫帶著抬擔架的同學前來。
  「就先這樣吧,到時候再到醫院看你。」我對他說
  「好,唉唷!很痛欸!」
  目送走了Kerris,我和Sigly看著校門廣場上的凌亂,地上還躺著幾隻球棒,蝴蝶刀,還有斑斑血跡,訓育組長正在跟警察吵的不可開交,似乎是對他們這麼晚到不太高興,圍觀的人被老師敢回去宿舍區,我和Sigly則安靜地回到荷花池旁的石桌。
  「好好的休假就這麼毀了。」我拿著書把玩著
  「那也是沒辦法的事。接下來怎麼辦?」
  「什麼怎麼辦!」我對他大吼「難不成要去把他們那群人痛宰一頓?我跟你講,Kerris這回能不能留下來還是一個問題。」
  他沒說話,我氣憤難耐的繼續說
  「他已經有兩隻大過了欸,你還記得他答應過我們的,他自己承諾不再去惹事的,現在呢?」
  「『在不清楚情況之前,不可主觀定論』,這句話是你教我的,你現在是怎樣,你又不清楚他的處境。」
  「可是...」
  「沒什麼好可是的!」我的話被硬生生的打斷「我相信Kerri是那種會守信的人,你冷靜一點。」
  我盯著水面,奮力把檢起的石頭砸入,水面濺起水花,出現並不柔和的漣漪,看著天空蔚藍的藍,聽著隨風發出沙沙聲綠樹,我的腦中仍然夾雜著混亂...
  待水面漸漸平穩,一切再度恢復平靜
  「對不起。」我說
  「沒關係,吃完午餐後找個時間去看他吧。」
  「嗯。」


  (待續)
創作者介紹

Silver Star ,team.

Evan‧A‧D‧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