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Story...


  我沒有去參加Kerris父母的葬禮,我不想再感受一次那種有千萬個後悔的痛苦,就算不是自己的父母,我也不想再次回憶過去...
  在這充滿生與死的且殘酷的生存遊戲中,我到底扮演著什麼角色,我實在很憤恨為什麼自己沒有力量,如果我手上有一個威力強大的武器或是擁有能讓時間到劉的超能力,也許我就能打破這世界的規則吧,但是我沒有。
  我想起在我死去那段時間的夢,那話語依然在我腦中迴蕩著...

  選一個職業...
  選一個職業...

  我現在的心理一定是偏向Dark,我想消除這是上所有的危險因子,但那並沒有什麼意義,因為那代表我必須清除我自己,除非...
  除非我能像 Sherlock Holmes 一樣在事前就預見了事件的發生。
  沉眠已久的組織到了開展軌跡的時機,雛形的寄宿將轉變成真正的避難所。


  報紙的頭條標題大的嚇人,電視新聞常出現最新消息,這震驚警界的新聞比那SARS或是伊拉克戰爭還要引人注意,警察逮捕了一台車上的三名歹徒,但不幸有兩名警官殉職。
  結束偵訊後,有一種像是解脫但又害怕的心情,雖然很確定那些歹徒沒有看到我們藏在外套上的鏡頭,但曾被他們看到就感受不到任何的安全感,就算警察伯伯一直跟我們保證不會有事,誰會相信不會有事。
  「Sigly,你睡不著嗎?」我看著翻來覆去的他
  「你不也一樣。」
  「嗯,今天發生太多事了。」
  「別再提了,我需要平靜。」Sigly發出抗議
  兩人不發一語,思考著同樣的事,擺脫不了那可怕且如影隨形的影子,期待光亮的到來。
  「你還記得我說的那個 Light and Dark 的夢嗎?」
  「記得...」
  「我想建立一個組織。」
  「什麼組織...」
  「建立在 Light and Dark 上的組織。」
  「做什麼...」Sigly累了
  「組織的名字是 Silver Star ,銀星,意義我有寫下來,主要的宗旨是...」
  SIgly的打鼾聲傳來,我側身看著他,我自己也感到疲倦,真的很累,手腳已經開始有無力的感覺,眼前轉變成一片漆黑...


  (待續)


S.S.
Silver Star
Save Inchoate Lodgment
by
Voice Evolution Remorse

Silverist Track Affected Rule

保護雛形的寄宿
經由
發出進化的悔恨

銀星成員追蹤著
已受影響的規則

Lodgment of Remorse
the Affected Rule
Inchoate & Evolution
Track
Save Voice of Silverist

悔恨的提出
迫害的操控
起始的,開展的軌跡
紀錄銀星成員的聲音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van‧A‧D‧E 的頭像
Evan‧A‧D‧E

Silver Star ,team.

Evan‧A‧D‧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