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Story...


  Kerris要轉走了,就在聖誕節過後...
  在二十五日的夜晚,我們三個一起看著窗外的星空,和同學放的煙火,許下永遠的朋友的承諾,三然離別不代表永別,但心中難免會有些許惆悵。
  「我有一件事要拜託你幫我。」我對Kerris說
  「什麼事?」
  「我成立了一個組織,現在想要收新成員,不知道能不能請你幫我做些網路的事,那些東西我不太熟。」
  「那個啊,當然可以,Sigly跟我提過了,對了,我加入了喔。」
  「就等你這句話,你看過資料了嗎?」
  「看了,意義蠻深的,我真怕我看不懂。」
  「我有一個疑問,」Sigly問我:「組織的三項宗旨,第一是研究人性,第二是反自殺,這兩項都沒什麼大問題,但是第三項我不太懂,保護弱者,你的說明上是寫消除影響,影響指的是什麼?」
  「刻意排擠客觀上所謂的...異類,使他們失去自由和平等的人。」
  「喔...」Sigly望著星空沉思
  我和Kerris也看著那所剩無幾的煙火殘星。明天下午Kerris就要離開這所學校,去很遠很遠的地方,雖然他親戚是為了他的安全著想才下決定的,但是這能維持多久?能多安全呢?或許我現在是為了留住他而找藉口吧。
  「我問你一個蠻難回答的問題,可以嗎?」Kerris的語氣嚴肅,收起他平日的悠哉個性
  「問啊。」我說
  Kerris思考了一會兒才回答
  「你認為當一個殺手怎樣,就像 John Paul Keller 一樣。」
  Lawrence Block 寫的 Hit Man 中的 Keller 是一個合約殺手,而且他平日的生活跟一般的紐約單身和沒兩樣,除非聽到代表出差的電話聲。
  「這個...」真的是很難回答的問題,因為連我自己都有點喜歡Keller,他的孤獨,但不寂寞,而且我也想過...
  To be a Hit Man
  「我認為...沒什麼不好。」
  「這樣啊...」Kerris嘆了一口氣,接著說:「我可能會成為一個殺手,為了我的目的。」
  他說的應該是復仇吧。
  「旁人不能阻止你的行動,但可以幫助你思考,如果從 Light and Dark 來看,的確沒什麼不好,因為那不是好或不好的問題。」Sigly回答
  三個人默默不語,這幽靜的夜晚,真的是一個充滿思考的夜晚。
  最後我下了結論
  「是啊,Light and Dark 的調和,成就一個人。」
創作者介紹

Silver Star ,team.

Evan‧A‧D‧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