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Story...


  三月二十五、六日要段考,還有兩個禮拜,不過自習品質真是差到不行,外頭的選舉宣傳車放著不三不四的音樂,高喊著「把票投給我就對了。」的口號,匴然學校有要求那些擴音器經過這神聖的校園時要保持肅靜,但還是有幾支很不識相的呼嘯而過。
  通常來說,這個時期的新聞沒什麼好看的是每個人都知道的事,除了大愛台和公共電視台的國際新聞以外,其餘的全都是候選人的互相叫囂。真不到他們是怎麼辦到的,能把不知道真假的是說的像親眼看到似的,然後就有一群盲目的支持者或意志力薄弱的人不管是非照單全收。
  口才可以影響別人的想法,嗯,這點要記下來。
  十三號,第三次集會,這回的主題是選一個老師做簡單的描述,Johnson和Rex做這個有點困難,所以我們決定他們當評審。
  原則上,這個活動只是先暖身,而且很巧的,幾乎每個人都是選那種希特勒描述對象,所以可以說是寫的繽紛燦爛啊,但是在之後的討論,我們的結論讓我們覺得寫這份報告分明是在抒發情緒,結論是:你現在不喜歡他,但你以後會感謝他的。
  的確,我想這是嚴格的老師好的地方,他逼的你不得不重視學業,至少到你畢業後還有一段時間會認真,如果感受到認真的重樣性,未來可會很看好,但相反的,壓抑久了,畢業後可能就盡情放鬆了吧。
  剩下的時間,不知怎麼聊的,竟聊到政治去了,每個都同一句話:
  這個國家很亂。
  我想這只能無奈的回應:
  對阿,真的很亂。
  但又能怎麼樣呢?


  三月二十號,選舉,真高興考試前不用禁假,早上應該可以好好的放鬆心情,好好的準備考試,而且最棒的事是不會有那種讓我想拿起火箭筒轟掉的宣傳車,真是美好的環境。
  但是...
  但是好死不死值班的主任丟給我一份報紙,還和其他的值班老師討論昨天發生的事。
  總統被槍擊。
  至於那主任的高談闊論,就別提了,總之對我來講,我只需要知道總統的身上多了槍傷,這就夠了,真的夠了!
  上個禮拜才討論一個毫無意義的討論,我受夠了!反正這個社會就是亂,但那又干我屁事,選總統又不能讓我的作業和考試變少。
  我需要冷靜。

  帶著書到只有一兩人的圖書館,來到一個幽靜的地方,挑一個舒適的座位,開始我的工作。
  不停的複習,背誦,理解,我的學習曲線,不斷上升中,再更多的複習,背誦,理解,成績達到90%是有望的。


  註:學習進步的情形,可以用學習曲線表示之,繪製學習曲線的方法,是以橫軸代表練習次數,縱軸代表學習成績。


  圖書館的館長阿姨來跟我說有我的電話,怪了,誰會打電話給我?到目前為止我還沒在學校接過電話。
  「喂。」我拿起話筒
  一個男的,伴隨著砸因和緊張:「呃,喂,請問是...100875嗎?」
  我的學號。
  「是,請問你是...」
  「我是Kerris的朋友,他叫我如果他出事的話要打電話找你。」
  「他怎麼了嗎。」
  「他...他昨天...平哥...我的天啊!平哥被他殺了...」
  「你冷靜一點,跟我報告情況,越清楚越好!」媽的,昨天的是現在才講。
  「我不知道...我只看到Kerris把刀從平哥身上...拔出來,平哥和其他人進了醫院,平哥...死了...」
  「Kerris現在在哪裡?」
  「我不知道,他失蹤了,警察也正在找他,真是太可怕了...」
  「沒有其他的資訊了?」
  「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
  他怪崩潰了
  「好吧,Kerris只有交代你這些?」
  「呃...我想起來了,他還說了奇怪的話。」
  「嗯。」
  「他說,在那雛形的寄宿等我,還有...」
  「還有什麼?」
  「他說...」
  「快說。」
  「你得殺了他。」


  (待續)
創作者介紹

Silver Star ,team.

Evan‧A‧D‧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