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Story...


  晚上,住宿生收假,晚自習時SIgly問我有關Rack的事。
  「不過這樣就讓他加入不就等於毀了?」
  「是啊,可是他很強勢,而且...你知道的,他身分特殊。」
  我沒說他要代Kerris的位子。
  「他好像發給每個人說什麼『葛一個兩千』,這樣也太囂張了吧。」Sigly說
  「他媽的,我又有什麼辦法,頂多讓SS解散,還有就是,你還記得那個把Silver Star拆開的那個嗎?那真的蠻適合的,是不是?」
  「唉~說來說去,他加入成定局了,對吧。不過這還蠻有趣的,一個名為Rack的指導人。」Sigly凝視著窗外
  「而且是免費的,」我嘆了口氣。「不過我還視覺得很...怎麼說,不高興。」
  「可能是這個不速之客的緣故,還有你一手組織的團體可能要解散。」
  「對,就是這樣。」
  「不過有一點我很納悶,」Siglyg手摸摸下巴。「他是怎麼知道這麼多的?」
  我看著他的眼睛,他也看著我的,試著讀出我想傳達的訊息。
  「難道說...」
  「嗯哼。」
  「我們組織中有其中一個人認識Rack。」
  「很接近了。」
  「是他把資料給他,那這個人是誰?」他轉頭問我
  我仍注視著他。
  「不會吧...」Sigly露出驚訝的表情。
  「Kerris?」
  我點頭。
  Sigly沉默了許久,我想他是在把這混亂的資訊整理起來。
  一陣沉寂後,他冒出一句話。
  「這麼說Kerris的離開的原因不是因為沒辦法交報告這麼單純囉。」
  「你你很聰明,不過我想,這件事你不要介入,好嗎?SS解散後,你也跟著退出,如果要另起爐灶,就靠你了。」
  「你這話是什麼意思?我不太懂。」
  「你會懂得。我常說,要懂得保護自己,但我想,也要懂得保護別人。」
  「好吧,我想我就不干涉了,不過,」他停頓一會,似乎在想要怎麼跟我開條件。「有事的話,一定要找我,不然我不知道我這個朋友能做什麼。」
  「嗯。」
  「鈴響了,讀書吧。」我說


  Silver Star ,team
  重要通知
  by Leader
  由於Rack身分特殊
  恐會影響到組員追求的目標
  因此
  接下來有Rack的會議和任務
  自由參加

  補充一點
  要退出的
  可以


  很遺憾,我離Dark太近...
  Rack真的是毀滅的代言人,Silver Star的性質已經完完全全的陷入黑暗中,或許這就是那冥冥中的力量,讓我在Light和Dark中遊走,最後...

  Silver Star ,team
  在這裡,很遺憾的
  跟大家宣佈
  組織即刻起
  解散

  除了有特殊原因的Kerris
  大家都待到最後一刻
  這令我感動
  希望
  Sivler Star ,team
  的精神
  永存各位心中
  SS Leader

  這是結局,Dark在Rack的引導下,戰勝了Light。

  那天晚上,寒冷的週六,我哭了,很不爭氣的哭了...
  為什麼...
  不是因為Kerris的離開,和那唯一一次的任務,失敗的任務
  不是因為Rack這個帶來毀滅的不速之客
  不是因為SS的解散
  不是因為這個世界多麼的爛
  不是因為男人給我上了幾堂課
  不是因為那有特別工作幾乎不能見面的老爸

  那為什麼?
  死過一次沒有人了解......
  了解那莫名的痛苦......
  因為我沒死......

  也許自殺的人該去當
  死神
  體會生命的「無償」,當作一種折磨。


  在一個秘密的地方,只有兩個人˙其中一個帶著他父親留給他的手槍。
  Rack:「下一課是遺忘,這你會吧。」
  「閉上眼睛,響遺忘的人在腦中呈現,轉成黑白,逐漸失焦,變遠,多做幾次就忘了。」
  「很好。再來你可能需要實習,先找一個對象吧。」
  「嗯。」
  Rack,謝謝你的提醒,我得殺了所有人。當然也包括你,你當第一個。
  然後...
  再殺了自己。
  只希望那男人不要再插手了......

  < Continue Forever >


  註:本篇故事純屬虛構,但行事曆和天氣是真實情況。
創作者介紹

Silver Star ,team.

Evan‧A‧D‧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