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t Man Kerris


  「我是這麼想的,你還在暖身,所以抓不到感覺。」納特說。
  「可能吧,以前我都會慢慢來,事先詳加計畫一番。」
  「以確定每個環節都沒出錯。」
  「嗯,不過這次,」我停頓一下,想了想。「我的確是急了點,因為我看他...實在很不爽,那是我是這麼想的。」
  「你有失你的專業,不過還好,當時目擊者顯然都醉了,警方沒問出什麼,至少你也很專業的避開了監視器,也很幸運的那傢伙沒帶保鏢。」
  「可能我喝了點酒的關係...」
  「唉,算了,你沒事就好,下次可不能亂來。」
  「嗯。」
  「這樣好了,這個月我先不派工作給你,讓你先熟悉一下,到時候再開始。」
  我應諾。
  「老話一句,」納特意義深遠的說。「過去的事就讓他過去,好嗎?」
  「我了解。」


  現在是四月吧,我買了一束他曾經最愛的花,回到那只殘留著回憶的海岸,這裡的夕陽依然這麼美,少了一把口琴,我還能記得多少美麗的音符,少了一棟小木屋,我還能描繪出那怡然自得的風景嗎?
  還有那不再擁有的身影、笑容和聲音。
  我走到這海岸的尖端,那裡有一塊碑,上頭刻著這片海岸守護神的名字,和一段慰靈文。我把花放在碑前,閉上雙眼,傾聽海浪的聲音,我還能聽的清楚嗎?這海風跟我說的許多話。

  我已經失去了光明的使者
  我的歸宿來自黑暗的世界
  沒有感情
  沒有聲音

  (待續)
創作者介紹

Silver Star ,team.

Evan‧A‧D‧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