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t Man Kerris


  「這不是新台幣嗎?還有這是...克里斯,我沒記錯吧。」有一頭銀髮,穿著西裝的高雅老人,帕金森老闆在吧檯後邊擦酒杯邊說。
  「沒錯,老帕,克里斯已經復出一陣子囉。來一杯特別好喝的飲料,隨便什麼都行,只怕你拿不定主意,呵呵。」納特笑著說。
  「你嘴巴真甜啊。好,難得你還待了一個小伙子來,今天我請客,就讓你喝喝我的獨家特調雞尾酒。」帕金森老闆拿出一排奇怪的材料凱使調配。
  「呵呵,您太客氣了。」新台幣笑著回答。
  我以前是有聽說納特跟帕金森大老闆有親戚關係,不知是真的還是假的,他們看起反而比較像老朋友而不像親戚。
  帕金森老闆端出兩杯綠色的飲料。
  「來,喝喝看吧,這味道我還蠻喜歡的,我加了些香料和草藥。」
  綠色的飲料,墨綠色半透明液體,沒有懸浮雜質。
  納特拿起酒杯喝了一口。
  「太讚了!真好喝,我第一次喝過這麼清爽的酒。克里斯,你快喝喝看,保證讓你嚇一跳。」
  不試怎麼知道呢?我拿起酒杯,再看了一眼綠色的飲料,喝了一口。
  「哈~~」真的,涼涼的,喝下後精神舒暢,想必加了些薄荷,喝下後還有一陣陣的甜味和酒精的微苦。
  「怎樣?」納特問。
  「很棒~~」我回答。
  「你們喜歡真是太好了。啊!對了,差點忘了,克里斯。」
  「嗯?」我抬起頭。
  「關於你之前的事啊,據說那一幫人被滅掉了。」
  「什麼時候的事?」我驚訝的問。
  「你怎麼沒先跟我說?」納特似乎比我還驚訝。
  「別急別急。人是上個月死的,昨天晚上才有消息進來。」
  「誰幹的?」我問。
  「我記不太得的,我只有看一下而已。馬文!」
  「先生,有什吩咐?」一個年輕人走了過來。
  馬文‧史密斯,帕金森老闆的秘書,年約三十,戴著黑框眼鏡。
  「昨晚的那個郵件的內容妳還記得嗎?」
  「是關於東閃電的消息嗎?」
  「對,東閃電。」
  「我大概記得。」
  「說個大概吧,我的客人需要知道。」
  「是,讓我想想。是太平洋聯隊對其進行殲滅計畫,原因是東閃電不願加入聯隊,妨礙了聯隊的擴展計劃,呃,大概就是這樣,先生。」
  「噢,我想起來了,他們惹毛了小范。」
  「東閃電被排擠一陣子了,被消滅也是遲早的事吧。」納特說。
  「跟太平洋聯隊作對,自己找死,該死活該。」我淡淡的說。
  其他兩人沒有再接話,納特繼續喝他的飲料,帕金森老闆繼續擦他的杯子,只剩下不斷播放的輕柔音樂,和其他人的低語聲。
  這算復仇嗎?可是我還沒有親自動手,那些混蛋就已經被幹掉了,或許正因為他們是混蛋,所以他們該死!為什麼他們死了我反而不高興?我應該要很快樂才是,如果是我親自動手,我會高興嗎?我想不會,以前幹掉殺親之人時,我也沒有多高興。
  只是爽而已。
  過去不能改變。就算復仇了,過去也沒有變,人死了還是死了,那我不就是那無能為力的廢,媽的。
  過去不會改變,人死不能復生。

  或許,我對不起妳,我沒辦法好好保護妳,所以,我瞭解,妳曾經跟我說,殺人是不好的,妳不喜歡。
  復仇,也只是一個,無意義的行動,只是一種不想再看到你恨的人活在世上的行為吧,不過那就不叫復仇了,那應該稱為因恨而殺。
創作者介紹

Silver Star ,team.

Evan‧A‧D‧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