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t Man Kerris


  他深呼吸,擦掉眼淚,放鬆一下心情。
  「我從國一開始,或國小,我不記得了,就算是那種常被欺負的人吧。幾乎每個人都想捉弄我,可是我都不知道原因,就這樣日復一日,持續到國中結束。其實被捉弄習慣了,我都不太在意。但是上了高中後,我想要有新生活,和一點尊重,我已經不是小孩了,我不想再被捉弄。當時我是這麼想的。」他停頓了一會兒。
  「可是我發現我錯了,在高中還是會遇到以前那些人,他們照樣捉弄我,我開始強力反抗,他們反而越玩越大,然後我開始逃避。你有書包被吊在路燈上的經驗嗎?」他轉頭過來問我。
  我搖頭。這時我已經把車開下高速公路,找個在高速公路旁的小路,停車,熄火,並打開車窗。
  「夕陽很漂亮。」他說。
  「你也喜歡夕陽?」
  他點頭。
  「不過可惜的是,時間很短。」我說。
  「是啊。」
  「繼續吧,故事還沒完喔。」
  「總之他們越玩越凶,而我總沒有告訴老師,同學也都不管我,直到最近,他們在路上堵我。那時我們打了起來,有路人報警,警察來了,教官來了,老師也來了,家長們也來了,學校處理時,以前的受害者也跟著翻舊帳,還莫名其妙的冒出好幾個秘密證人,就這樣,學校認為情節重大,廢話,當然情節重大,只記了他們兩支大過。
  「不過事情還沒結束,幾天過後,放學後他們找了幾個校外的在路上堵我,他們說要帶我去一個地方,我當然死命不從,想盡辦法逃跑,我不停的在大馬路上狂奔,最後跑進了派出所。後來的事我不太記得了,只記得我的傷口還在痛,你看。」他把脖子的部分給我看,上面有幾到像是抓傷的痕跡。
  「他們勾結校外人士的事,學校是這麼形容的,被知道後,學校決定把他們開除了,輔導轉學的樣子,不過聽說沒有學校要收他們。」
  他停了下來。
  我心想,為什麼那幾個惡棍沒被抓進少年法庭,都進兩次警局了,也沒有看過類似的新聞。難道這小子在編故事?
  「沒了嗎?」不過這小子,在路上被堵兩次,現在還留在原本的學校,不簡單,要是大部分的人,家長不管怎樣應該都會堅持讓孩子轉學的。
  「你知道嗎,我現在走在路上都很害怕,很怕又會遇到有人在路上把我拖走,又常常以為有人在跟蹤我,一直盯著我看,我真的好怕。」他小聲的說。
  不會怕的話我真想推薦他入行。我在想什麼啊!
  「那些想殺你的人很有錢嗎?」我問。
  「有錢的要命,每次都秀一堆新奇的東西,錢包都隨便的放在桌上,擺明了就是要讓人家去偷。」
  這句話好像是在說你也想去偷,算了,不計較這種怪問題。
  「這麼說,你是認為們想殺你嗎?」
  「我只想的到他們。」他說。
  「他們有幾個人?」
  「三個,個個都一個樣。」他很不屑的說。
  「你有他們的照片嗎?」
  因為世上沒有錯誤,就當作是命運吧。
  「網路上應該有。你要他們照片幹麻?」
  「幫你啊,你真的是很遲鈍欸,不然我何必浪費時間在這裡聽你說故事。不過先說好,要是你敢騙我的話,就別怪我囉。」
  「我怎麼會騙你。」他無力的說。
  可不是嗎,我看你有一半是編的。
  「晚上八點過後,把他們的照片,和網頁網址,基本資料寄到這裡,」我遞給他一張紙條。「我現在載你回家,快七點了,你家在哪?」我發動車子。
  「不用了,我晚上還要補習,送我回車站吧。」
  「好。」
  他要補到九點半,十點才有機會用電腦。
  其實,我一開始的確想直接在車上把他做掉,這樣既能省下一堆不必要的麻煩,又能收到尾款。但身為一個殺手,這真是不敬業的行為。幹掉客戶,以前又不是沒做過。
  是因為我同情他嗎?還是因為客戶本身就是敗類?儘管我確定這少年把事情說的有點誇張。
  「喂,納特,計劃改變了,可能收不到尾款了。」  
  「喔......好吧,你想怎樣就怎樣吧。」
  真希望我做的事,不是犯錯。

  (待續)
創作者介紹

Silver Star ,team.

Evan‧A‧D‧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