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t Man Kerris


  DP酒店頂樓的酒吧。
  「新台幣,你那小子怎麼了?最近都沒他消息。」在吧檯裡的帕金森老闆問。
  「沒什麼,只是職業病,心理調適不良。」納特回答。
  「看來他還年輕,有些事還不太能克服。」
  「他是太年輕了,高中畢業當完兵後就直接入行了。入行到現在,扣掉他去做刑事的一年,大概也只有四年半,但他的成績很不錯,我不得不說他是難得一見的天才。」納特說。
  「他很出色,但經驗仍然不夠,你可要好好栽培他呢,他可是我介紹給你的。」帕金森老闆在納特旁坐下。
  「我已經沒有什麼可以教他的了,」納特嘆口氣。「剩下的只能靠他自己去體會。老帕,我問你,為什麼當初你會看上克里斯?他那時也只不過是一個普通的高中生罷了。」
  「這說來話長了,一開始是因為找到克里斯並訓練他的瑞克死了,然後我聽說他殺了人,掩飾的很像自然死亡,警方的紀錄也是意外,這點就引起我的興趣了,後來我就親自去找他,給他一個案子。」
  「你親自喔,老帕。」
  「我蠻想親眼瞧瞧這小子。結果你知道那案子怎麼了嗎?」
  「很完美?」納特問。
  「不完全是,不過堪稱上是完美。他不需要帶路人,而且他只用了一個周末就搞定了,一般新人可沒這種能耐。」
  「可能是瑞克的訓練吧。」納特說。
  他們沉默了一陣。
  「真希望他快點想開。」納特又嘆了一口氣。
  「嗯,我也希望如此。」帕金森老闆回答。


  我,又回到了那海岸,看來這裡還是我心靈的歸宿吧。
  十一月的東北風,冷冷的,一陣一陣無情的打在我身上,似乎是在想辦法把我打醒。
  我在慰靈碑前,一樣放上一束花,坐在一旁。
  「妳還記得嗎?我四月時來過,那時我跟妳道歉,我又重回黑夜的職業,我知道妳可能不願意原諒我,因為,我沒有遵守承諾。
  「我在這幾年,見過無數的人,也忘過無數的人,雖然我們見不到面,但我沒有把妳忘記,你的影像依然如此清晰。
  「最近,我忘不了一個人,一個我再也見不到面的人,我很苦惱,如果是妳,妳會怎麼跟我說呢?」
  海浪聲,沒有間斷,似乎在思索著怎麼回答。
  「風,不冷了。」我很喜歡風,喜歡風的感覺,和風傳達的訊息。
  海浪聲有點不一樣,我聽到了一個聲音。

  就記住吧。

  「這是妳的回答嗎?」我起身。「謝謝妳。」

  既然忘不了,就記住吧。

  (待續)
創作者介紹

Silver Star ,team.

Evan‧A‧D‧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