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t Man Kerris


  「納特。」我打電話給他。
  「克里斯,怎樣,好點了嗎?」
  「嗯,我需要工作。」
  「沒問題,我現在這裡有個缺,你有空的話可以來一趟。」
  「我馬上到。」

  當天下午,我坐火車,到了一個城鎮,這裡是郊區,我在小路上,遇到目標,直接捅了他一刀,一刀直達心臟,抽出,看都不看一眼,直接跳上下一班火車,回家。
  「完工,還有別的嗎?」我的語氣,冷冷的。
  「這......好吧,你嚇到我了。目前沒有,有的話我再通知你。」
  「好,謝謝。」


  隔天上午,納特來電。
  「這次有兩件,我都幫你接下來了。」
  「好,我馬上到。」

  第一件,下午,都會區的公寓大樓,我直接闖進後巷,爬上陽台,撬開窗戶,進到一間不知是誰的家。
  「誰?」一個女人走進房來查看。
  在她眼睛瞪大瞳孔變小準備尖叫時,頭上已經多了顆五點五六彈頭,我踏出廚房,有一個男人,和一個小女孩,一樣,各一發消音過的五點五六。出了玄關,前往目標的房間,在他的門前,不費事的撬開第一道門的鎖,把門打開。
  「你是誰?」目標大吼。
  我作勢要逃跑,目標打開第二到門,衝出。
  「站住!別......」
  接下來你可能只聽的到咻咻咻的聲音和一個物體倒下,液體的流動,打完一排彈匣的空響,以及我從窗戶出公寓的聲響。


  另一件,休息一陣後,傍晚,我搭公車,約四十分鐘的車程,到都會區外的城鎮,大樓依然林立,目標是辦公室的一個主管,如果我願意,我可以等他回家再幹掉他,但我沒那個心情。依資料找到目標的車,開了車門,打開引擎蓋,應該不用我解釋你應該也知道我想幹麻,以及接下來會發生的事。汽車炸彈有什麼難的,只要他發動汽車把自己炸掉。
  晚上六點半,該是他去休息吃飯的時間了,很不錯,休息,是為了走更長的路,你的確有一條路得走,只是這條路不曉得有多長。
  「轟!隆~~」一陣悶悶的巨響。
  任務結束。


  「任務達成。」
  「哪一個?」
  「兩件都完成了。」
  「喔。很好。」他的嘴張可能張的很大。
  很好,真好。
  「對了,有件事提醒你。」納特說。
  「嗯?」
  「你的案子上電視了,警方知道有你這號人物存在。」
  「那很好。」我說。「他們抓不到我的,我可沒那麼好欺負。」
  「你自己保重吧。」他的語氣顯得很無奈。
  「謝謝,不過這感覺真刺激。」我冷冷的說。
  我掛了電話。
  從我復出到現在殺了幾個人了?一個敗類記者,三個溫泉區的富婆,一個巴士上的人,一個風化區的人,三個劇中主角,四個學生,昨天一個,今天下午四個,加上剛剛的新聞上說五死二傷,所以算起來,這八個月兩百四十四天左右,有二十三人死在我手上。

  黑夜的職業,沒有感情,沒有聲音,才是黑夜的極致。
  黑夜是我的職業,將一切歸屬黑暗。

  (待續)
創作者介紹

Silver Star ,team.

Evan‧A‧D‧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