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t Man Kerris


  這次,我自己一個人去DP,在帕金森老闆的酒吧前喝著微苦的飲料,看著大片玻璃窗外陰陰的天空。
  「小子,你來這裡應該是有其他事吧。」老闆說。
  「也不算是啦,只是來這裡靜一靜。」我說。
  「嗯。克里斯,我說啊,你知道為什麼當初我找你入行嗎?」
  「不知道,是因為我幹掉班導的事嗎?怎麼突然問這個?」
  「那件事我很感興趣,不過主因是你有那個能力,和你的個性。呃,這麼說好了,我覺得你很適合。」老闆沒有回答第二個問題。
  「我很適合,我一開始也是這麼覺得,可是現在我不清楚了,有點......迷惘?」
  「迷途的羔羊。」老闆頓了一下。「我很想說服你相信這是正常現象。」老闆終於講白了。「同業在入行時多多少少都會有一點心理上的問題,不過沒辦法適應而不幹的人也是有。你應該沒有太大的問題才是。」
  「還好,我只能這麼說。我可能只需要一點平靜,讓我冷靜一點。我還沒有一次殺過這麼多跟工作無關的人,我現在只想休息,好搞清楚我到底在幹麻。」
  「或許,孩子,你可以試著選擇工作,納特總跟我說你從來不挑工作,非常的認真,就算工作多麼的爛你還是要硬幹。」
  「工作沒做完我會覺得不舒服。」我喝光飲料。「我想我是個工作狂吧。」
  「你的責任感太重了,難怪你一直放不開。」老闆幫我倒了一杯檸檬水。
  責任感,或許吧,我總覺得我該對好多事負責任。
  「這應該就是我現在的問題,謝謝你,大老闆,我有一些想法了。」我起身。
  「小子,你可以瞭解的。工作歸工作,你的生活又是另一回事了。」
  對,我想我可以,工作歸工作,就這話。


  我現在位於一棟大樓的天台,現在午夜十二點,對面那棟大樓還有幾間房間的燈是亮著的。
  「這次的目標擁有強大的火力,他的身邊一直有兩名貼身保鑣,不太好近身攻擊,」納特指著大樓附近的地形圖說。「這裡和這裡,是他的車隊,客戶說在五百碼外狙擊的效果會比較好,可是對面這棟樓也行,因為這棟樓是政府的員工宿舍,如果有辦法進去的話就比較不用擔心被抓的問題。」
  因此我到了納特說的政府員工宿舍,這裡的門禁不太嚴,跟著住戶直接進來了。天台的這個點還好,也只能在這個勉強算是狙擊點的地方等待時機了。正確的說,應該是期待,期待他暴露出弱點。
  如果我心情不好,我可能就直接買了管火箭砲把對面房間轟掉了吧。
  凌晨三點了,今晚收工,眼睛好痠。

  第七天,午夜十二點,我往下幾層樓「借用」了一間瞄準角度比較好的房間,跟目標同樓層,角度又不會太斜,可以很清楚的看到目標的身體。
  本來想今晚動手,不過今天晚了點,目標房內的燈已經關了,等明天吧。

  第八天,晚上十一點,就在目標靠近窗邊時,我扣下板機,在目標身上開兩槍,一槍打中脖子,另一槍打中頭部,他應該活不了了吧,我把槍收拾好,下了三層樓「借用」了另外一間背對對面大樓的房間。
  現在走太危險,不如留下來休息,這棟大樓少說也有一千多個房間,他們要找可沒那麼容易。


  隔天打電話給納特。
  「完工。」
  「這此比較久喔。」納特說。
  「對啊,按節奏來。」我說。
  「不錯,這樣才好。」
  「嗯。」
  原來有些事可以很簡單就想通,只是自己身陷迷霧之中,找不到方向,把事情想的太複雜,以致於找不到那關鍵性的簡單想法。

  黑夜是我的天地,伴隨著星光燦爛。

  (段落結束)
創作者介紹

Silver Star ,team.

Evan‧A‧D‧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