忙碌
深灰色
死亡的問題...

老實說
我最近覺得
死亡真的是一件麻煩的事

上禮拜六爺爺要拔管
被爸媽硬是叫回家去
他們已經煩惱了幾個禮拜了
也怕我見不到爺爺最一面
但是我根本就不想回去

搭了南下叔叔的便車
到家鄉直接到醫院的加護病房
十點半,住院醫師確認家屬到齊後開始拔管
爸媽都在家裡預備
突然驚覺我是我們家的代表
十一點會客
看著爺爺身上一堆管線
和因為長期洗腎黑一塊紫一塊乾裂脫皮的皮膚
心跳有點快,呼吸急促,痰很多、喘息著
一切看似穩定
但當下我不這麼認為
但我不能說
而且一般拔管後要兩個小時才比較能確定

結束會客時間
回到家吃了一頓沒什麼聲音的午飯
快一點時傳出病危通知
叔叔跟嬸嬸開車直奔醫院
過沒多久
我們開始撕掉春聯、門神
拿掉廳堂掛的天公爐和燈籠
把擺神像的桌子用一塊大帆布擋起來

等著救護車和禮儀公司
救護車載著遺體回來了
我國中的表妹崩潰了
她哭著說為什麼我這麼堅強
但我的心情很複雜
儘管我連一滴眼淚都沒有掉

下午大家看著爺爺的遺體念阿彌佗佛
折一些元寶和蓮花
八個小時後入殮
又突然驚覺我在家裡的地位
身為長孫只有我的戴孝跟別人不一樣
跟家人一起將爺爺的遺體抬進棺材裡
由禮儀師做最後的調整
最後蓋棺論定
之後的守靈
不分晝夜的進行著

可是我一點都不難過
對我來說爺爺幾乎是個陌生人
仔細想想我跟爺爺應該只聊天過三四次
而且都是聽爺爺講他過去的豐功偉業

我為我的無情感到難過
倫理道德上我應該要難過

而且死亡這件事給我帶來不少麻煩
這兩週是最忙的幾個禮拜
而且出殯的時間又衝到實驗報告的時間
讓組員辛苦了一點
而且我本來不想錯過報告的
當天六點前還要趕回來考期中考

如果可以我連出殯那天都不想回去
但戴孝跟別人不一樣似乎就一定要回去
不然被別人說不孝

明明對我來說應該只是一件小事
我卻對我的無情想法如此的在意
唸書沒心情也沒效率
開始尋找逃避的刺激物
在最忙碌的這禮拜墮落了

我感到我的脆弱
我一點都不堅強
一個有事情都不會想找別人說的人是最脆弱的
但是就算要講我也會辭窮
我不是那種會滔滔不絕抱怨的人

想到我在家的地位
我又再次體會到來自家庭的壓力
我是不能失敗的
以後家庭只能靠我一個人養活
爸媽弟弟還有我未來的家庭
但我已經失敗一次了
我真的沒什麼信心
而且把這個理由當成動力讓我覺得好痛苦

曾經有過懵懂無知的憧憬
卻令人感到幸福和欣慰
和心酸

真的覺得我好弱
應該是很簡單的作業我卻花了超過12小時的工時才做完
應該是要靠體會趣味和原理的東西我卻背的好辛苦
不像從前,這回我完全不曉得我到底學會了什麼
在一週中我最快樂的時間竟然是舞蹈課
我為我試圖逃避現實感到悲哀

聽著自己的心跳
我聽著
希望原諒自己的軟弱
創作者介紹

Silver Star ,team.

Evan‧A‧D‧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dale10302000
  • 節哀

    加油 希望你期中考和其他各方面都可以hold住
  • 嗯嗯
    謝謝 ^^

    Evan‧A‧D‧E 於 2010/03/22 03:30 回覆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