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Collection 2011/08/19
高中生弒親 警深入偵辦

高中生弒親 警深入偵辦
2011/08/19 13:41:05

(中央社記者陳朝福高雄19日電)高雄市1名即將升高二的張姓男生,今天突然情緒失控刺傷雙親,警方據報趕往現場將受傷的3人送醫,並找到張男到醫院身心科就診的藥袋和寫著買刀子的字條,正深入偵辦。

高雄市警察局三民第二分局調查,16歲的張姓高中生上午約6時30分,看到母親獨自在客廳看電視,涉嫌持水果刀刺傷母親背部、頸部。

警方表示,張男母親受傷後大喊呼救,張男父親聽到趕緊自臥房衝出制止,與兒子搶奪水果刀拉扯時,父親被刺傷左手和左腿,張男右手虎口被割傷。員警將3 人分別送往高雄長庚醫院及高醫急救,傷勢較嚴重的母親急救後觀察中。

高雄市三民第二警分局副分局長李金龍說,員警趕到現場處理時,張男還在現場大吼大叫,他的精神狀態和情緒都很不穩定;員警在他房間找到1個7月間到醫院身心科就診的藥袋,袋內仍有藥包。

他表示,員警也發現疑似他寫有買刀子、木炭的字條。

警方說,張男父親表示,他兒子昨天並沒有異狀;員警查訪附近鄰居,鄰居對於發生這起弒親案都很驚訝,表示張男平常就曾因上網打電玩問題與母親爭吵。

由於張男的情緒尚未穩定,且他母親仍傷重觀察中,警方將待情形許可後再進一步調查張男的弒親動機。



高二生弒親 冷靜找資料 冷血列4種殺法
2011-08-20 中國時報 【呂素麗、鄭緯武/高雄報導】
高雄市昨日驚傳張姓高二生弒母殺父的逆倫悲劇,警方在張生臥室裡找到「最後計畫─殺人資料」,事先收集國內社會重大案件的剪報,列出四種殺人方法,並在犯案手法上畫重點,有如一本「完全殺人手冊」,看得出用心收集、計畫多時,警方說他確實「有做功課」。

張姓少年蒐集到的重大刑案資料,包括殘殺女保險員並分屍的陳金火等,畫重點做筆記,連作案後要棄屍在二百公尺外的飯店地下室、如何逃亡及藏匿地點、如何不被別人發現等,滿滿寫了二十多頁。

張姓少年列出他觀察父母的生活起居,弒父母最佳下手時機、買那些兇器、事後如何毀屍、棄屍,連棄屍地點都寫得一清二楚;還寫著「殺─生活好過,不殺─生活不好過」、「若我失手被發現,那在我自殺前肯定…。」思緒似乎也在弒親與否之間擺盪。

警方也在張姓少年臥室搜出另一把水果刀、香蕉刀、鋸子、鹽酸、酒精、噴霧瓶、木炭、火種和一綑大型黑色垃圾袋,地上並有鹽酸腐蝕實驗痕跡,這些竟都是殺人計畫要用的物品,讓員警看了不寒而憟。張生學校教官說,張生的殺人計畫內容多數應摘自網路。

警方調查,張父是水泥公司幹部,張母是家庭主婦,家庭狀況不錯,一家和樂;張生國中時的校長說,張生國中時功課很好,都是班上前三名,表現很正常;不過,有老師說,張生在國中時就怪怪的,偶爾會喃喃自語。

張父告訴警方,夫妻倆對兒女教育非常重視,兒子上高中後成績不是很好,他曾因此責罵他,也打過他手心,看到兒子寫的殺人計畫,直覺兒子精神出狀況,還帶他去看醫生。

張家住在三民區社區大樓多年,鄰居說,張家少與鄰居往來,偶爾在樓梯碰面才會打招呼。有鄰居表示,最近有聽說因張家兒子暑假愛上網及打電動,媽媽會唸他幾句,也去看精神科醫生。不過,親子關係應不至於到動刀的地步。

校長很心疼目睹慘案的張生小妹,昨天已安排輔導老師為她做心理輔導;社工指出,妹妹驚嚇過度,原本很壓抑,在醫院看到姑姑等親戚來到,才釋放情緒大哭,令人心疼。




張家客廳及張生房間的牆壁上寫滿勉勵的話語,可看出為人父母對兒子的期待,及張生對自己的期許。

如張生的房間裡有「只有不把成功放在心上的人,才會真正的成功;只有不怕失敗的人,才不會被失敗打倒,只有輸得起的人才可能會贏。」

而客廳牆壁如「一日充實可以安睡,一生充實可以無憾」、「失敗不會要了你的命,但無法改變也許會要了命」、「晚上好好睡,白天用心學,眼光放遠目標放大,精彩一生」、「為自己找藉口的人,永遠不會進步」、「逃避不一定躲得過,面對不一定最難受,轉身不一定最軟弱。」




弒親案母親 脫離險境
2011-08-25 中國時報 【呂素麗/高雄報導】

發生在上周五的張姓少年弒親案,受重傷的張母已經脫離險境,移往普通病房;張姓少年被醫師診斷為「急性精神病」,目前仍強制安置醫院治療中;警方說,強制安置經法官同意,有如收押。

張母遭兒子刺傷背部一刀,深及肺臟,經送高醫急救,一度命危,昏迷指數五,經過救治已經脫險,家屬及警方都鬆了一口氣。

警方說,事發後,張姓少年一直在醫院安置治療中,至今仍無法作筆錄,必須等醫師評估他的病情再決定,未來訊後仍會依殺人未遂罪嫌移送。

張姓少年就讀高雄地區某高中二年級,他擬定「殺人計畫」後弒親,事發後,引起社會矚目;張家父母分別受輕重傷,由於兒子有精神方面疾病,他們選擇原諒兒子行為,也希望兒子早日恢復健康,天下父母心表露無遺。



看到這則新聞
情緒受到最大影響的果然還是K
聽他一開始說這個兇手的計畫是多麼的荒唐可笑
然後轉到如果是他他會怎麼計畫
最後也難免掉到不好的回憶裡
不曉得螢幕那一邊的他實際上是怎麼樣
雖然已經是過去的事了
那個一直沒有實行,也不能實行的計畫

因為這個新聞team的人難得一起討論
殺手的觀念
該怎麼說,當初對team深植的一個觀念
Hit Man跟Killer的區別
要當殺手不要當殺人犯

也不知道是有意還是無意
這個觀念讓有殺人衝動的人
壓抑了那種仇恨的情緒
有些人覺得能有效的把仇恨排解掉
雖然我還是認為
只有在恨一個人到想殺了他的時候才有排解的功能

再怎麼說
最心痛的應該還是父母吧

Silver Star ,team
SS Evan
創作者介紹

Silver Star ,team.

Evan‧A‧D‧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